身残村姑如何战胜抑郁逆袭成名编剧(中)

摘要:推荐语:李伶伶的青春,在15岁那年被定格在轮椅的方寸之地。身体被禁锢,灵魂也被封印,抑郁像条黑狗,凶猛地向她扑来。

身残村姑如何战胜抑郁逆袭成名编剧(中)

——记辽宁葫芦岛李伶伶的动人事迹

文/顾长虹 ?编辑/繁花似锦

  推荐语:李伶伶的青春,在15岁那年被定格在轮椅的方寸之地。身体被禁锢,灵魂也被封印,抑郁像条黑狗,凶猛地向她扑来。

  不想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!一根网线,一本杂志,一封来信,竟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。一个初中肄业的村姑,用两根手指,敲出了一片文学的天空,敲出了一部收视率全国第一的热播剧《翠兰的爱情》,敲出了生命最强有力的脉动。以下,是她的自述:

两次击退抑郁黑狗!我的灵魂在舞蹈

  2002年8月,二哥突然跑回家:“伶伶,有家医院可以做手术治你的病,咱这就去!”全家人都兴奋不已,推着我去了县医院做检查。然而,因我已成年,骨骼都已变形,无法医治。绝望穿透我的每寸骨骼,死亡再次袭击了我。“二十三岁就要死了吗?你真的决定做个逃兵吗?”这个每天都在我脑海里上演的对话,又出现了。我不断地在心里问自己,眼泪不断往外涌。“你哭,就是不想做逃兵!要不,再给自己一点时间?”正在此时,我看到了小小说期刊,我想拿起笔学写作,我要为自己代言!

  大哥很支持我,给我买了一套当代作家的小说集。可父母却不赞同:“伶伶,你初中都没毕业,也没什么经历,能写啥?写了也没人看呀!”父母的担心,很快就应验了。我投出去的稿子,都石沉大海。

  父母终于忍不住说话了:“你每天那么多信,邮票都要不少钱呢。”有一次,我让在城里读高中的堂妹帮我买了文学杂志,一共花了70多元。父母很心疼,他们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一亩玉米都收入不到300元,几本书就上百,他们心疼我也能理解。可就让我自私这一回吧,算是死前,对这个世界做出的最后的努力!堂妹建议我学习上网,将自己写的东西上传到网上,与其他爱好者一起交流。

  买电脑,天方夜谭。但我没放弃,我再次捡起村里小孩用坏的学习机键盘,专心练习打字。因为肌肉萎缩到手指了,只有左手能打字。左手的五个手指,只有中指和姆指能按键盘上的键。二指禅,若能敲出一个五彩的世界,那也是重生!

  可每天自己一个人呆着,黑狗总会跑出来对着我狂吠。我渴望得到家人的关注,可父母每天都在外面干活。我想倾诉我的苦痛,可两个哥哥远在千里,又怕父母担心。为了抗击黑狗,我只好逼自己一天写到晚,也不知道尽头在哪里。

  熬到了2004年春,实在熬不下去了,趁着爸妈不在家,我摸出了藏在枕头下的刀片包。“真的就这样死去吗?再也不给机会了?”脑海里,恶魔与天使,再次斗争起来,那只黑狗,站在一旁不动声色。

  也许命不该绝,我犹豫了。当天,我藏了那么久的刀片包,被母亲整理物品时发现了。“伶伶,你会读书,会写稿,你活得好,我和你爸才能活得好啊!”母亲抱着我大哭,撕心裂肺……

  我活了下来,每天在黑狗的明枪暗箭下挣扎求生。痛苦不堪又渴望与外面的世界连接时,我壮着胆子给喜欢的小小说作家侯德云老师写信,流露了心中的伤感。没想到,侯老师给我回信了,还寄给我两本他的作品集。他字字珠玑:所谓的幸福和痛苦,其实指的就是一个人的内心感觉。你要相信,轮椅方寸,也有天地!”我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。

  大哥得知我的情况,给我买了一台二手电脑,二哥出钱帮我装了宽带。2004年11月11日,我蹲着摸到椅子前,费力地抬起右手拄在椅面的前端,再一扭,将屁股抬起,使劲搭到椅子左侧,慢慢挺直上身,一点一点挪到椅子中间。我,坐到了电脑前,腾出了左手食指和拇指!在表哥的指导下,我打开了一个网站,网页上弹出阿拉法特去世的消息,我真切地感觉到,世界,就在我眼前!

  我的世界,变大了,有了志趣相投的网友,一切都那么新奇。意外之时,我点进了“小小说作家网”,人生的转机,就此打开。

  我如饥似渴地阅读网站上小小说写作技巧帖,无数次尝试修改曾经创作的小说。因为在论坛上活跃,我当上了辽宁版的版主。2005年春,我创作了第一篇小小说《记性》,投给了《天池》,居然顺利发表!应杂志社的要求,我让父亲送我去县城,拍了人生中第一张艺术照,刊登到了杂志上!

  生活,总会给受难的人以丰厚的奖赏。因为这篇小说,我认识了更多老师和文友,还收到30元稿费。“伶伶也能赚钱啦!”父亲激动得直抹眼泪,转身骑车跑集上买回来二斤肉,给我做了一顿香喷喷的饺子。随后,侯德云老师将我推荐给一个文学网站当小小说板块的版主,一个月有300元工资。

  我开始笔耕不辍,忙得不亦乐乎,生与死的问题,早已抛诸脑后,神奇的是,那条黑狗的吠声,渐渐少了。可我没想到,我会第二次抑郁。

  全身肌肉萎缩,不吃药每天连两小时都坐不住,打字时,只能用右手支撑住整个身体,左手那两个能动的手指,成了唯一的“武器”,这 “武器”也时时表示抗议,偶尔也会不听使唤,黑夜里,黎明中,我与死亡,一次次较着劲……更让人绝望的是,我抵抗不了电脑的辐射了,在电脑前坐两个多小时,就头痛欲裂,大脑经常陷入混沌状态,胡思乱想,不可抑止。我的世界是网络打开的,现在,要因为身体的原因,亲手关上这世界的大门吗?

  2008年春天,窗外的阳光很好,我躺在窗内的阳光里,又开始想生命的意义。恰逢此时,来中国做“小小说现象”调查报告的美国学者穆爱莉教授,听到我的故事,竟不远千里,亲自跑到罗罗堡镇采访我。我震惊了,我这样一个抑郁缠身,窝在轮椅里的废柴,居然因为几篇小小说而把声名传播到国外了?也是这天,我获得了小小说作家网举办的“全国小小说新秀赛”全国第七名!

  我沉下去的那颗心,再次浮上来:我不是一无所有,我还有小小说,我应该继续写下去!

(未完待续)

  (本文由赵文新老师推荐,原载于作者公众号《彩桥》。)

身残村姑如何战胜抑郁逆袭成名编剧(上)

小链接
  彩桥,原名顾长虹,小学教师,出生于辽宁省北票市,现居内蒙古呼伦贝尔,呼伦贝尔市作协会员。作品散见于《知音》《家庭》《中国妇女报》等媒体。

[责任编辑 寻冬]

【本网声明】


电脑版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