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残村姑如何战胜抑郁逆袭成名编剧(下)

摘要:推荐语:李伶伶的青春,在15岁那年被定格在轮椅的方寸之地。身体被禁锢,灵魂也被封印,抑郁像条黑狗,凶猛地向她扑来。

身残村姑如何战胜抑郁逆袭成名编剧(下)

——记辽宁葫芦岛李伶伶的动人事迹

文/顾长虹 ?编辑/繁花似锦

  推荐语:李伶伶的青春,在15岁那年被定格在轮椅的方寸之地。身体被禁锢,灵魂也被封印,抑郁像条黑狗,凶猛地向她扑来。

  不想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!一根网线,一本杂志,一封来信,竟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。一个初中肄业的村姑,用两根手指,敲出了一片文学的天空,敲出了一部收视率全国第一的热播剧《翠兰的爱情》,敲出了生命最强有力的脉动。以下,是她的自述:

两个手指敲响生命的鼓点:村姑逆袭名编剧

  我本以为,穆爱莉教授不会再与我联系,毕竟,她是个大教授,而我,只是个轮椅上的乡下丫头。就像我遇到的许多网友一样,听说我坐轮椅,就再也不理我。可没想到,爱茉莉教授回国前给我打来电话:“伶伶,跟你聊天很愉快,你和你的父母给了我太多感动,我希望你能永远开心地写下去。”更意外的是,她一直与我保持着邮件往来,并送给我一台相机。“伶伶,用这个相机,去留下你身边的美好。”我无以为报,唯有更努力地生活,更努力地写作。

  2009年的春天,我重新拿起笔创作。这年,我30岁。我像是顿悟了一般,写得特别带感,成功发表了30多篇作品。有时候我会想,或许,抑郁并不完全是坏事,它让我的心沉下来,思考人生。

  2010年10月,我的《云空和尚》获首届汪曾祺世界华文小小说一等奖,拿了500美元的奖金。我再也不是那个靠爸妈养活的寄生姑娘了。爱茉莉老师在《小说选刊》上看我的小小说《翠兰的爱情》,发来邮件祝贺我,并把这篇作品翻译成英文,在她美国的课堂上讲给学生听,还把它选进她编写的书《当代中文小小说汉英对照读本》里。我从来没想过,我写的小小说能越过海洋,走上大学课堂!

  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惊喜,让我自己都对自己刮目相看。2010年11月,发在《天池小小说》杂志上的《翠兰的爱情》,再一次被《小说选刊》杂志选载,后被《大宅门》制片人俞胜利老师发现,邀请我将《翠兰的爱情》改编成36集的电视剧剧本。

  从没触及过剧本的我,蒙圈了。我向俞胜利老师坦诚我不会写剧本。可俞老师笑呵呵地说:“那你就先写30个小小说,不管行不行,都先给你1万元的稿费,写好了更好,写不好以后还是好朋友。”

  小小说人物少,关系简单,可一部体量36集的剧本,绝对是个耗神又耗体力的活。可那么多人厚待我,我无法不全力以赴。我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里推演剧情,寻找逻辑漏洞,设置人物和情节。计划写两个月,结果写了三个半月。好在,写小小说我还是驾轻就熟。三十个故事写完交给俞老师,三天就接到了回复:“伶伶,大作已拜读第30个故事了,很振奋,我很有信心!为了不耽误时间,你先写第一集吧,合同这两天发给你。”

  俞老师要求一天写两千字,六天一集。我愁坏了,每天都在想下一场戏怎么写。晚上11点多睡下,凌晨两点左右又醒来,就在黑暗里构思下一集的情节。构思、否定,重来。我的日常生活也没心思关注,衣服从里到外都是两套,这套脏了换那套。俞老师对剧本的要求很高。从第十集开始,每集剧本发给他之后至少改三遍,最多的一集改了九遍。写到第13集的时候,俞老师谈剧本的语气越发沉重,12集时主题就跑偏了,如果写不好第13集,俞老师只得换人。我又开始自我怀疑,特别害怕那只黑狗再次跑出来。

  为了成功,为了那只黑狗再也没有机会闯进我的脑子,我推倒之前的构思,再次重来,步步构思,层层推理,在稿纸上写下每一个想法,恨不得钻进人物的内心去,看看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,下一步会做些什么。最后,故事情节终于艰难地,一点一点地呈现了出来。俞老师打来电话:“十三集我看了,很好。”悬着的一颗心,总算落定了!

  整个剧本写了301天,加上修改的时间整好一年,2012年3月正式通过终审,2014年9月在河北卫视正式播出,把在全国排名第24的河北收视提升至第六位不说,还获得河北卫视全年收视第一的成绩,成了一匹真正的“收视年度黑马”。这次,剧本稿费让我买了一个100平的大楼房,带着辛苦一辈子的爸妈,生活在了葫芦岛市里。

  2015年3月15日,第六届“茅台杯”《小说选刊奖》在“中国作家协会”十楼会议室隆重举行,我凭借《数学家的爱情》荣获《小说选刊》提名奖,被推到领奖台上,代表“微小说”获奖作者发言。那一刻,台下掌声雷动,我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。从十五岁梦断的那一刻,我无数次设想过我的人生轨迹,可我从不敢奢望,我可以以这种姿势,以两根手指,闯荡江湖。

  2016年夏天,我的第二个剧本《遗嘱》已完成,2017年夏天,《翠兰的爱情》上星复播,再次引发关注。而我的两部小小说集《起舞》《羊事》也即将出版。两本书,俞老师为我作插画,侯德云老师给我写书评。看到书评,我整晚无眠,泪流不止,因为侯老师在信里从来没说过他对我的预感:“这才女,肯定会在她的人生里,舞弄出一些让人倾耳的响动。”也没有表达过他对我的情感和期待,他只是默默看着我用两只手指敲打着生命的鼓点,准备好姿势与我一同迎接他所期待的胜利!

  后记:李伶伶,现已成为辽宁省作协会员,荣获“葫芦岛好人?时代楷模”荣誉称号,成立了文学工作室。

(完)

  (本文由赵文新老师推荐,原载于作者公众号《彩桥》。)

身残村姑如何战胜抑郁逆袭成名编剧(上)

身残村姑如何战胜抑郁逆袭成名编剧(中)

小链接
  彩桥,原名顾长虹,小学教师,出生于辽宁省北票市,现居内蒙古呼伦贝尔,呼伦贝尔市作协会员。作品散见于《知音》《家庭》《中国妇女报》等媒体。

[责任编辑 寻冬]

【本网声明】


电脑版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