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好亚博体育不给提现网】“金庸与北票”的岁月情缘(张松)

摘要:自金庸先生10月30日谢世,至今,已一月有余。马云等当下名流纷纷现身,连金庸笔下的“传奇慕容”也赴港祭悼,龙城默哀……

金庸大师的“东北情结”(五)

“金庸与北票”的岁月情缘

文图/张松(辽宁沈阳) 编辑/半夏

  自金庸先生10月30日谢世,至今,已一月有余。马云等当下名流纷纷现身,连金庸笔下的“传奇慕容”也赴港祭悼,龙城默哀……最后发声的,则是辽宁北票——辽西的一个普通的县级市。

  北票发出的纪念金庸先生的文章,是以即将成立的“北票历史文化研究会”及“北票南八家子乡文化旅游促进会”的联合名义发出的,是在为期一月的“金庸纪念”即将收尾,在香港的“金庸纪念馆”即将闭馆之前发出的,显得格外的郑重,并散溢着别样的抒情。

辽史权威专家冯永谦认定萧峰原型

  北票这篇亦书亦信,貌似迟来,却恰到好处的挥洒文字,终将“金庸与北票”间的“两个意外”一笑化解!这两个“意外”是:金庸深知萧峰原型取自大辽宋国王耶律仁先,却不知他是北票人;北票文化界了解耶律仁先是本土的地方名人,却不知他竟然是金庸力作《天龙八部》中的大侠萧峰。

  当年于北票莲花山主持发掘耶律仁先墓的辽宁资深考古学家冯永谦,经仔细研究,文本比对,终于表态:《天龙八部》中的大侠萧峰,其原型,正是光耀辽史的大辽宋国王耶律仁先。权威专家开口,意义非同凡响。

经仔细研究,冯永谦先生认定:萧峰原型为葬于北票的大辽宋国王耶律仁先(张松摄)

  “萧峰是北票人”之说,起自2016年见于《辽沈晚报》的一篇文史文章:《天龙八部》“北乔峰” 葬身北票莲花山。

  作者依据多年对辽史的研究与心得,经实地考察探访,通过大量资料的收集、比对,写成的一篇深度分析文章。但百密一疏的是,他没有读过《天龙八部》原着,未去搜寻书中至关重要的段落细节。文章发出后,舆论哗然,人们半信半疑,不少人以为是赚噱头,蹭热点,不以为然,一笑置之。

  两年后,在金庸先生谢世的消息传来,在其笔下“南慕容”集体回龙城(今辽宁朝阳市)祭先祖、续族谱之际,金庸有关“北乔峰”身世的文本记录,十分意外地被相关研究人士发现。于是,谜底揭晓,真相大白,“大侠萧峰为辽宁北票人”一说,便不再是作者的一家之言,不再是猜想,而成了水落石出的确凿事实了。

  有人会问,如此重大的发现,为何不征求权威辽史专家的意见?为何要等两年之久?这涉及到一个严肃而敏感的“业内行规”问题。“萧峰是北票人”之议,就算专家认可,一般也不会明确表态,至少不会公开说。

2014年4月,考古学家冯永谦先生在北票莲花山耶律仁先墓地考察(张松摄)

  因为,历史学者、考古专家的研究,是建立在历代传下的原始资料及实地的发掘发现基础上的,有一说一,不可推测。而金庸的作品,无论他取撷了多少历史元素,终究是愉悦大众的小说读本,不是严谨的学术。所以,文史考古学者不会刻意为金庸站台,而金庸也无意为自己热卖的小说挂上学术名头,双方各取所需,心照不宣,至于广阔无垠的文外之意,笔下之情,就只能留给有缘之人,有心之人了。

  如果,谁非要较真,硬要在北票耶律仁先墓中找到所谓的“萧峰证据”,那反而成了滑稽可笑之事了。

  需要强调的是,文史考古学家的意见必须尊重,但这些人与他(她)们的学术,终究是小众与窄圈的,而包括文博考古在内的包罗万象的各种文化形态,则是大众与宽界乃至无界的。

  或许,“甄嬛传”、“如懿传”、“延禧攻略”等时髦流行剧,在学者眼中是禁不起推敲的,是不入流的,但谁能否认这些快剧、快餐文化,对清宫秘史深入人心的推广普及?而让每天为生计艰辛奔波的普罗大众去读枯燥、生硬、艰深的《清史稿》、《清实录》,不公平,也办不到。以此类推,金庸的武侠小说,也大同小异。

  有人会问,“萧峰是北票人”之事,就算专家们出于种种顾虑,不予表态,那问问大辽耶律、萧氏后人,总可以吧?问题是,大辽后人虽在,但已无人姓耶律、姓萧了,就算他(她)们知晓此事,这个头也没法出了。

  大辽亡国后,除随耶律大石远赴中亚的未改姓的契丹族人外,留在本土的契丹皇族为避祸,纷纷改姓,如在金代,耶律氏改为移剌,萧氏改为石抹。元代名臣耶律楚材,可能是有史记载的“最后的耶律”了。

  现今,大辽皇族后裔已融入各民族:如锡伯族里的伊拉丽氏、满族里的部分舒穆禄氏、辽南(如金州地区)的某些汉族徐氏,特别是聚居滇西(如云南保山施甸县)的阿、莽、蒋及部分杨氏(如杨善洲)等。

  大辽后人犹在,但辽人名姓已改,让他(她)们去找萧峰,找回那段久远的故土记忆,所谓“名不正则言不顺”,实属勉为其难。

2018年11月19日,慕容后人在北票博物馆内的燕王慕容皝塑像前合影留念(资料片)

  在金庸先生谢世的前后,慕容家族赠书画、敬挽联、送花圈,集体致敬默哀,含有一层深意:我们的名姓还在,后人还在,血统还在,传承还在。

《天龙八部》文本 还原萧峰真实身份

  有人曾质疑:历史上,大辽宋国王耶律仁先救辽道宗耶律洪基,确有其事,但金庸先生怎么就不能想出这样一个桥段?金庸先生真知道这段史实吗?小说的构思与真实的历史,就不能是巧合吗?还是让小说本身来回答吧。

  在《天龙八部》之“金戈荡寇鏖兵”一章中,金庸先生用几万文字神东描述了这段惊心动魄的辽廷政变,仅背景交代,就用了整整一页篇幅,而且是白话版的“辽史照扒”!正方的耶律洪基,反(叛)方的耶律重元及其子涅鲁古……名,都一字不改!

  这说明,金庸不仅知道耶律仁先的生平事迹,而且非常了解,做过专门的深入研究,所下工夫之深,非比寻常。

  或许还有人心疑:就算金庸很了解耶律仁先,就能保证耶律仁先等同于萧峰吗?还是小说来回答。

  如果,金庸仅仅是借用辽史中这样一件事,重心不在耶律仁先,只是为了借历史增加小说的底蕴厚度,那么,他完全可以让耶律仁先与辽道宗耶律洪基、叛乱者耶律重元与涅鲁古父子等,一道真名出现,设计一节萧峰协助耶律仁先救辽帝的精彩桥段。可是,在金庸笔下,如此关键的、不可或缺的、又是他必然熟知的耶律仁先却一字不提,而让他化身为“大侠萧峰”!

  金庸先生的卓越之处在于:他没有把《天龙八部》写成《耶律仁先传》,而是由此放展生花妙笔,纵横天才想像,设计出血战雁门关、斗法少林寺等段落,萧峰在前,耶律仁先在后,真假互映,虚实相衬,环环相扣,波澜纷呈,大师之匠心,由此可见一斑。

《天龙八部》中所记的“辽廷政变”段落(张松摄)

  不过,金庸熟知耶律仁先,黄日华演活了大侠萧峰,但他们可能真不知道萧峰是辽宁人,葬于北票莲花山。这就为后人的寻找,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伏笔。

  对此,辽宁方面不是没有觉察。除了2016年刊载于《辽沈晚报》“摆渡辽河”版面的那篇揭秘文章及作者调查外,大打“大辽文化牌”的辽宁法库,很希望萧峰萧大侠是法库人。按法库人的敏锐与超前意识,若果真如此,萧峰的塑像,早就立在法库大辽白鹤楼前。可惜,不是。

  今年,康平人想借一处辽代萧氏后族墓葬遗址的发现,请萧大侠落户康平。并终于请出地方学者,为萧峰发声,成文见报,心意拳拳。遗憾,不是。

  同样在今年,传奇的慕容后人千年现身,他们策划写给金庸先生一封信,求问“慕容复”的形象原委,顺带提提“北乔峰”,希望又朝一日,“南慕容”、“北乔峰”相聚龙城北塔之下,成就一段岁月佳话。痛心,大师先行一步。

  而在萧峰的故乡,底蕴深厚、历史太厚的北票,更没忘金庸先生的一番深情厚意,南八家子乡将萧峰的故事印在了乡里的“文化墙”上,一组壁画,流光溢彩。

  那个乡,也是慕容的故乡,今天,又迎来了北票人英雄的萧峰!真是岁月不老,光阴,有情。

北票历史 叙说中华岁月长

  北票这个地方,历史特别的厚重。上亿年的光阴,无数时代、朝代的交错重叠,使这里的山川草木、花鸟鱼虫,都积淀着与众不同的深沉。

2018年11月19日,慕容后人在北票博物馆门前合影留念(资料片)

  当文化热潮兴起神州,全国都在抢资源、争光阴,甚至为了一点小小的历史发现,都欢呼雀跃,成文着书,诉说不休之时,北票人的反射弧则显得悠远而静长,因为对他(她)们来说,许多人与事,早就司空见惯,见奇不怪了。

  北票打出的文化品牌,几乎是清一色的“世界级”的:世界上第一朵花(中华古果)盛开,第一只鸟(中华龙鸟)飞起的地方!——言下之意:北票,是世界生命的起源圣地。

  需要注明的是,这么重的话,不是低调的北票人自己说的,而是出自国内外权威专家之口,不仅说了,还反复说,并大说特说!

  在中外古生物界,不知道“北票”二字,是丢人的事;不了解北票古生物的历史,就得回炉重学。

慕容后人———广东肇庆的慕容瑞坚(左)与慕容瑞湖(右)在北票博物馆内合影留念(慕容瑞湖供图)

  不知多少有造诣的国内外古生物学家,发迹于北票,成名于北票。每次到北票考察、发掘古生物遗址,干旱的北票就下雨,以致唯物主义的、终生严谨的学者们经常私下这样说:下雨,因为“动龙”了!

  北票今天力推的地方文化名人主要有三位:一是蒙古族文学大师尹湛纳西;二是抗日英雄栾天林;三是解放北票的乌兰司令。

  乌兰司令的名号,很多外地人不了解,但她儿子安吉斯演的一部电影却是几代人刻入骨髓的流金记忆:小兵张嘎。

  但是,北票的历史,仅仅于此吗?

北票南八家子乡文化墙上的“萧峰故事”(李秀华摄)

  这几年,北票人终于知道,1500多年前从北票走出的三百名北燕冯氏王族,是如何在岭南大地建功立业,名垂青史的;终于知道,大名鼎鼎的“岭南圣母”冼夫人,原来是地道的“北票媳妇”。

  世人皆知的大唐名宦高力士(冯元一),也是北票人。而且,高力士自己也认这个账,他的墓志铭上,起首刻四字:北燕苗裔。

  上海世博会、央视“国家宝藏”节目,在成千上万、价值连城的辽宁国宝中,百里挑一地选出了北票冯素弗墓出土的鸭形玻璃注与铜鎏金马镫,作为至高无上的“辽宁记忆”——“东北记忆”——“中国记忆”,这是光阴的选择。

  北票,不仅是岭南望族冯氏的故乡,还是金庸笔下“传奇慕容”的起家地。慕容五国,所出帝、王、可汗、大首领,达四十余人,其疆域与影响力,纵贯整个整个南北朝,覆盖整个北中国!

  而今,多少当年叱咤风云的北方名族均已改姓,但慕容王族名犹在,他们已经回归龙城朝阳,正准备回归更早的故乡北票,带回他(她)们创立的丰功伟业。仅仅一条慕容吐谷浑的“丝绸之路”,就不知要讲到何年何月。

  即将回归的慕容氏,早晚会告诉今天的北票人,北票这块土地,有个上天赐予的尊贵名字:慕容——“慕二仪之德”的“慕”;“继三光之容”的“容”。

  如此丰厚的文化资源,如此令人艳羡的历史底蕴,换作任何一个地方,都会令人血脉贲张,心跳加速,但对北票,这仍然是局部。

  在北票无限纵展的文化版图中,她的终极指向,居然点中了红山文明,居然靠近了“颛顼之墟”,连带了“三皇五帝”。

  在这无比纷乱,几乎令人应接不暇、以致无所适从的的而文化信号中,大侠萧峰又认祖归宗,“南慕容”、“北乔峰”,竟然皆是北票人,金庸的《天龙八部》,可视为一部量身定做的“北票英雄传”!

  生命起源、帝王风水、大侠故里、英雄之乡——惊天动地的传奇,无与伦比的感动!这,就是北票,实至名归的“大东北历史文化第一县”。即便论剑全国,以其非同凡响的光阴的重量,谦虚点说,至少不出前五名。

【好亚博体育不给提现网】张三丰 一代阜新大师的风云创业史(张松)

【好亚博体育不给提现网】大侠萧峰 原是辽宁北票人(张松)

【好亚博体育不给提现网】《天龙八部》“南慕容” 原型后燕慕容垂(张松)

【好亚博体育不给提现网】金庸挥毫“辽土英雄录”(张松)

小链接
  张松,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。现供职于辽沈晚报社,为该报历史文化专版“摆渡辽河”主笔,副刊部主任记者。从事辽宁历史文化研究已近十年,出版及参编着作达十余本,达一百余万字。代表作有:《辽宁风情小镇》《三燕寻踪》等。近些年,在为朝阳、北票与三燕后人间牵线搭桥、积极宣传朝阳历史文化方面,作出了突出贡献。

张松展馆

【本网声明】


电脑版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