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好亚博体育不给提现网】我的老爸(张亚男)

摘要:“谢谢姥爷!”“谢谢,爸!”

我的老爸

文图/张亚男(辽宁朝阳)

  我小妹四五岁的时候,有一次,她被小狗咬伤。

  晚上,当我看见我爸骑着那辆二八自行车往家奔的时候,我飞跑过去冲着他喊:“爸,浩楠被狗咬了,上嘴唇都要掉了!”我爸一听,把车子往地下一摔,风一样冲进屋看我妹去了。

  这个场景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

  二十多年过去了,他又把对我和我妹妹的这种爱倾注到我的宝贝身上。

  我那不到三岁的姑娘很爱喝鸡汤。我爸把家里养的公鸡都杀掉了,又坐车去市里买回几只大鸡腿,兴致勃勃地让我妈炖上。结果,炖熟的鸡腿肉质很松,颜色也发白。我爸一看,就跟我妈说“这样的肉不能给孩子吃”。他一边心疼白花的钱,一边不忘叮嘱我妈:“今年得多抓几只鸡,自己家喂的吃粮食的鸡吃着放心,不能给我大外孙女吃坏了!”

  我爸被疾病折磨得不成样子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多干一丁点活儿了,所以,薅地的重任就全部落在我妈肩上。

  周五晚上,我回到家。我问我的宝贝:“这周谁看着你了呀?”她用稚嫩的“大舌头”回答我:“姥爷。姥姥上山薅地去了。不薅地,宝宝吃啥?”

  宝贝的一席话让我爸笑得前仰后合。

  我又问她:“姥爷给你买啥好吃的了?”

  这次,我的宝贝一脸得意地说:“雪糕。姥爷给我买了好几个雪糕,我都吃了。”

  我爸一听,一脸不好意思:“不是让你不要告诉妈妈了嘛?”转而又跟我解释:“她不让你妈上山,我就买块雪糕,吃一块两块的没事。”

  看着坐在我对面笑着跟我说话的老爸,我心里既愧疚又心疼。小时候,我总盼着长大,要给他买好吃的,让他享福。却忘了,我在长大的同时,他也老了。我着急长大想保护的他,却被时光伤害了。但我会像他对待小时候的我一样,对待逐渐老去的像孩子一样的他!

  正这样想着,宝宝在我旁边说:“妈妈,雪糕可好吃了。”

  我问她:“雪糕好吃,那和你姥爷说谢谢了吗?”

  她摇了摇头。

  “那咱俩现在一起谢谢姥爷,好不好?”

  “谢谢姥爷!”

  “谢谢,爸!”

小链接
  张亚男,毕业于沈阳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。现就职于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三家蒙古族乡中学。爱好旅行,绘画。

[助编 繁花似锦 ?责编 半夏]

【本网声明】


电脑版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