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好亚博体育不给提现网】爷爷的休息日(刘逸凡)

摘要:我们全家都盼望着爷爷能有个休息日,可是爷爷没有休息日。

爷爷的休息日

文图/刘逸凡(辽宁北票)

  我们全家都盼望着爷爷能有个休息日,可是爷爷没有休息日。

  小时候我特别渴望爷爷能抱我出去玩,或是牵着我的手去买好吃的,这些仅仅停留在渴望上。

  爷爷没有时间陪我,他每天都早出晚归,似乎总有忙不完的事,总有干不完的活。别人都说我爷爷是个“官”,可我从来没看出他的“官样”。

  正月里爷爷有几天法定假,可他的法定假形同虚设。大年夜他去值班,让我想得到爷爷的新年祝福和压岁钱的心愿落空,也让全家人团聚的愿望落空。有时候正吃着饭,有人打来电话,爷爷留下一句“我去替个班”就走了,我不高兴地嘟起嘴说:“爷爷,那么大个单位,也不是就你一个人,干嘛总是你替班啊,你都快成‘替补队员了’。”爷爷笑了,他摸摸我的脸蛋,刮一下我的小鼻子说:“咱家不是离单位近吗!方便,我这也没啥事。”我知道爷爷热心肠,替家里孩子生病的阿姨值过班,替远处考来的年轻人值过班,替家有老人的同事值过班,等别人想替他值班的时候,他说啥也不让,用一句“都不容易,这没啥,我还闹个清闲呢”轻松婉拒。我跟着爷爷去值过白班,在空荡荡的大楼里,就我们爷孙两个,爷爷坐在值班室就守着电话,哪也不去,很没意思。爷爷倒乐得其所,没事的时候看看书,他说值班好啊,清清静静的没人打扰。但那份寂寞,我不能忍受。

  清明前后,我都是见不到爷爷的,爸爸说爷爷上山参加防火了。其实,爷爷在办公室留守就行,一个原因是他岁数大了,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负责信息接收,完全有理由留下来,不去风吹日晒,不去那危险的地方。可爷爷不行,他有战斗力,他要去最危险的地方。我曾见过扑灭山火归来的爷爷,全身脏兮兮的,脸上有划痕,手上有血泡,嗓子都哑了,与平时那个穿着中山装帅气的爷爷判若两人。连续几天,爷爷都在参加防火,哪天平安他高兴,哪天救火保住了山林树木他高兴,眉飞色舞讲述他们的“战绩”,没有一点疲惫的样子,我感觉爷爷就是个“铁人”。

  有一年夏天,我们一家人计划好了上北戴河游玩,光出游的用品就准备了好几天,还上网查好了出游路线,做了详细的计划。去旅游的前一天晚上,我高兴得觉都没睡好。因为只要爷爷去,不论去哪,我都高兴。半夜,忽然电闪雷鸣,下起了大雨,爷爷屋里的灯亮了,电话也响了,电话是爷爷打到单位去的,问值班人员接没接到上级的雷雨预警电话或指示,后面的话我没听见,我只听见爷爷给好几个人打电话,告诉他们各就各位做好防洪准备的声音,爷爷穿鞋的声音,打雨伞的声音,开门出去的声音。我们一家人的出行计划因为爷爷的缺席而泡汤了。第二天,爷爷很晚才回家,饭吃得狼吞虎咽,根本没在乎我气呼呼的表情,只顾说着哪哪水发得大,哪哪有危险了,最后颇为得意地说:“咱这,防范得好,啥事没有。”平时他总告诫我,饭后不能马上睡觉,可那天爷爷吃完饭倒头就睡,我很纳闷,他忘了吃完饭不能马上就睡,影响消化的道理了吗?

  如今爷爷已经退休了,我也成了一名即将高考的高中生。现在我才知道,爷爷的“官”不大,就是一名乡政府的办公室主任,可是他管的事不少,即使退休了也闲不住,自愿当起了民间监管员,关注着天气、风向,关注着民风、民情和民意。

  爷爷的休闲装上最惹眼的是那枚闪闪的党徽,我明白爷爷心中的信仰;他喝水的搪瓷杯上“撸起袖子加油干”几个大字格外醒目,在爷爷心里,他从不曾退休,因为他心里没有休息日这个概念。

  “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”这句话,说的就是像爷爷这样的人,对人民、对党、对国家的一份情怀!

小链接

  刘逸凡,现就读于辽宁省北票市高级中学高二十八班。是一个爱好运动,活泼开朗的阳光女孩。在刻苦学习之余,喜欢阅读课外书,常写些生活感悟。

[编辑 熙楉]

【本网声明】


电脑版
手机版